您當前的位置 : 綜合頻道 > 國內 > 正文

“上天入地”也要帶領鄉親脫貧——記廣東那毛村駐村第一書記彭彬

2019-09-11 11:07|來源: 新華網|責任編輯: 建偉

  從廣州出發,往西南走600多公里,就來到了中國大陸最南端的雷州半島。這里有著漫長的海岸線和熱帶海濱風光,卻因諸多原因導致發展相對落后,那毛村就是其中的典型代表之一。

  2016年5月,彭彬作為廣東省農業農村廳派駐雷州市那毛村黨支部第一書記,到那毛村開展精準扶貧。三年光陰似箭,他千方百計琢磨脫貧新路,自己的頭發白了、皮膚黑了,而那毛村卻邁上了新臺階。

  “入地”——從土里種出“金子”來

  這兩天,那毛村天朗氣清。新蓋的文化樓和體育公園旁,不少村民閑坐在這里納涼。對他們來說,未來的生活充滿了盼頭。

  但彭彬剛到那毛村時,卻是另一番景象。入村摸底之后,他發現,這里的扶貧擔子要格外重。

  那毛曾是個漁村,20多年前漁民上岸,卻沒有足夠的種養技能。全村耕地不到1000畝,常住人口卻有3000人,農地分配嚴重不均。村里的60戶貧困戶中,絕大多數沒有受過教育,不少家中還有大病和殘疾情況。這個海邊村莊平均每年都會遭遇至少一次的臺風襲擊,農業種植風險很大。

  沒有天時地利,彭彬和駐村工作隊就靠自己的專業來研究。經過調研,他們發現,那毛的土質偏沙,富含火山灰,適合種番薯。于是確定主攻冬種番薯,一來避開臺風災害,二來南薯北運、供應北方冬春市場。

  “我們的‘黃金手指薯’可不一般,個頭小,不用剝皮,吃了不口渴,女孩子也不怕弄花指甲。”現在,彭彬走到哪都要為自家番薯代言。但如今叫響市場的“福平”牌番薯,在推廣初期并不順利。

  村里的李喜在茅草房里住了大半輩子,因為腿部殘疾,一家五口只靠他媳婦做些雜工來養活。他們家曾經也種過番薯,因不得其法總是賠錢。

  工作隊推廣初期,李喜和許多村民都不相信種番薯能掙錢。四處碰壁的彭彬選擇做給農民看,帶著農民干。2016年國慶,工作隊帶著3戶示范戶種下16畝番薯,其中包括李喜家的兩畝丟荒地。

  “年底就豐收了!”彭彬說,他們把全村人請來品嘗,還請了客商到村里采購,現場為示范戶結算現金。李喜一家兩畝地,短短4個月就“刨”出了4000元。原來土里真的能挖出金子!村民嘗到了實實在在的甜頭,也就開始跟著種植了。

  第二年,李喜還借了親戚10畝地種番薯,一年就賺了3萬多元。收入增加了,人也精神了。李喜從以前的“等靠要”,到現在主動請纓,還擔任起村里的保潔員。去年,李喜一家蓋起嶄新的小平房,如今已經是村里的脫貧“明星”。

  “上天”——無人機飛出脫貧新路子

  村里耕地畢竟有限,加上一些年輕人不愿下地干農活,農機專業出身的彭彬想到了一個好法子——帶村民“上天”搞飛機。

  “無人機替代地面農機是一種趨勢,加上無人機培訓成本低、門檻低,收入也不錯,適合推廣。”彭彬說,他開始嘗試在村里培訓操作農用無人機開拓新路。

  在廣東省農業農村廳的支持下,那毛村合作社和珠海羽人公司合資成立湛江羽人飛防服務公司,辦起了無人機培訓學校,貧困戶子女來培訓全部免費。

  這么“酷”的工作立刻吸引了村里村外許多年輕人過來學習,23歲的李尊挺就是其中一個。

  李尊挺說,一個月的培訓讓他對這個工作充滿了興趣。因為成績優秀,經過考核,他被公司聘為正式員工,從事專業的無人機植保工作。

  目前那毛村已經培養學員30多人。年輕的飛手們操作著無人機,開展甘蔗、水稻、番薯的噴藥、施肥、播種服務,效率比傳統農業服務高出許多,深受市場歡迎,訂單一個接一個。3年來,合資公司為粵西地區作業面積20多萬畝,合作社收入近40萬元,為貧困戶每人每年分紅上千元。

  李尊挺等飛手不僅帶動了自己家庭脫貧致富,也帶動著更多的年輕人回到村里。

  脫貧后還要富起來、靚起來

  在扶貧工作隊的辦公室墻上,貼著所有來過那毛扶貧的工作人員照片。3年多來,人來人往,彭彬的頭發已經從剛來時的烏黑變得花白。經歷過雨天高速上給供應商送貨而出車禍,見證過并肩作戰的村委同志因公殉職,彭彬不曾動搖過扶貧的信念。

  2018年,村貧困戶人均純收入近萬元,村集體收入15萬元,那毛村終于脫貧了。

  村里番薯加工廠的扶貧車間開動了,公共區域樓頂50千瓦光伏發電項目也試驗成功,村里的小學配備了先進的教學設備……

  “近來,父親一直焦慮憂郁……我看這個村子變化真的很大,可他還時常搖頭。我問他,你那么辛苦干了三年,還沒成功嗎?他說,自己的任務是完成了,但村里的工作還有很多……村子進步了,父親卻退步了,他頭發白了,皮膚黑了,也變得更焦慮了……”這段稚嫩而飽含感情的文字,出自彭彬13歲的兒子彭秉丞《父親的工作日》的作文。

  在駐村三年多的時間里,彭彬一般一個月才能回一次家。沒能給予家人足夠的陪伴,還錯過了兒子的成長和升學。談到這些,這個不怕苦累、不怕危險的漢子,還是紅了眼眶。

  “孩子筆下描繪的,不只是我,也是全省2000多名駐村第一書記和近4萬名駐村扶貧干部的真實寫照。”彭彬說。

  接下來的一年多,彭彬還將繼續堅守在扶貧一線。增加番薯品種、探索農產品深加工的產業、整治人居環境……彭彬說,讓村子不但脫貧,還要富起來、靚起來。(記者鄧瑞璇)


推薦閱讀

投稿 搜索 回頂部
VR赛车 兑换现金的棋牌游戏 赚钱的英语单词怎么说 黑龙江11选5追号 十一运夺金的投注计划 股票融资费用_杨方配资开户 北京中彩印制有限公司 3d下期出奖号有什么规律可循 高频彩票咨讯 日本股票指数叫什么 广东十一选五玩法 多乐彩开奖号码 325棋牌新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