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最熱點 > 河南 > 正文

爭做出彩河南人|咬定青山一勁松

2019-08-13 07:53:18文章來源:大河網責任編輯:學慧

人物名片

劉巖松,中共黨員,1983年3月出生,生前為周口市審計局業務骨干。由于長期忘我工作,積勞成疾,劉巖松不幸于2019年6月10日因公殉職。他用戛然而止的火熱青春、36年的生命旅程,生動詮釋了一名共產黨員的初心和使命。

□河南日報記者 趙春喜 成利軍

一名審計人的“生命倒計時”

時間回溯到劉巖松生命的最后日子。

2019年5月22日,是劉巖松最后一次深入農戶調查惠農補貼項目進展情況。此前,他已經感冒好多天了,但為了即將收尾的主審項目,他舍不得耽擱一天,仍然帶病工作。

白天現場調查20余宗土地的真實情況、奔波上百公里,當晚,劉巖松頭痛難忍并伴發高燒。領導和同事“命令”他到商水縣人民醫院治療,他一邊輸液,一邊偷偷工作。

5月24日,病情不見好轉,妻子從家里趕來,勸他請假休息,他寬慰妻子等忙完這幾天再說。當天夜里,他仍高燒不退,妻子和同事為他辦理了住院手續。

5月25日,他上午在醫院治療,略有好轉,其間仍與審計組保持聯系,商討工作。下午,他頭痛加重,已沒有力氣說話。晚上,他被從商水轉至周口治療。

5月26日,他頭痛得無法入睡,但仍通過微信與同事交流審計進展。

5月27日,病情未見好轉,初步診斷為腦膜炎,醫生建議他立即去鄭州確診。劉巖松放心不下手頭工作,就有關審計事項,讓同事繼續取證。

5月28日,他一度打算返回審計組繼續工作,被勸止后,仍通過微信和審計組保持溝通——

“這個問題嚴重嗎,僅僅是資料不完善問題嗎?”

“這個項目閑置多長時間了,錢收回沒?”

“那3個未完工的危房改造項目完工沒?”

……

6月2日,他赴鄭州就診,在鄭州大學第一附屬醫院被診斷為顱內感染,開始出現昏迷。

6月3日,他被確診為真菌性腦膜炎,轉診到鄭州市第六人民醫院。

臨進重癥監護室,他還不忘叮囑審計組的同事:“不要來看我,等我回去。”

6月10日,帶著對審計事業的無限熱愛,帶著對親人、朋友和生活的無限眷戀,36歲的劉巖松永遠離開了這個世界。

消息傳來,與劉巖松接觸過的人痛心、惋惜:“一塊璞玉,就這樣碎了。”

他的身軀化作黃淮沃野蒼翠剛勁的青松,他的音容匯入奔騰不息的浩瀚長河……人們在點點滴滴的訴說中,緬懷著這個熾熱深沉的年輕生命。

從“門外漢”到“頂梁柱”

“他是一個熱愛學習、喜歡鉆研的人。”在周口市審計局,劉巖松的好學是出了名的。

2004年,大學畢業的劉巖松來到周口市審計局農林水審計科,成為一名“審計人”。

審計工作專業性強,這對農業資源與環境專業畢業的劉巖松來說,意味著從頭開始。

“上班一個多月,他思想上也出現過波動。我能感受到他的壓力。”當年的老科長蔡淑勤回憶道。

蔡淑勤很快發現,這是一個在困難面前不低頭的人。劉巖松拿出應對高考的勁頭,向同事請教,向書本求知。

同事崔暢的辦公室與劉巖松的辦公室錯對門。“每次經過他的辦公室,總是見他埋頭在一摞書籍資料中,查閱著、記錄著。”崔暢說。

“不到一年的時間,他比人家學了幾年專業知識的大學生領會得更深刻。”蔡淑勤感慨道。靠著異乎尋常的努力和勤奮,劉巖松很快就從一名審計專業的“門外漢”成為“行家里手”。

2008年,周口市審計局為加強計算機審計業務,計劃組建市局專網、成立計算機中心。

這是一個全新的領域。“當時,局里沒有這方面的專業人士,大家眼前一抹黑。”計算機中心的晏靜回憶,由于缺乏相關技術人才,成立之初的計算機中心舉步維艱。

聽到這個消息,劉巖松向局領導請纓,由農林水審計科調到了計算機中心,主動承擔起組建市局專網的重任。

靠大學期間積攢的那點計算機底子遠遠不夠,劉巖松又一頭扎進了計算機知識的海洋中。

每天,他坐在電腦前像著了魔,一手翻著書,一手握著鼠標,左手“理論”,右手“實踐”。

“他辦公室的燈幾乎就是長明燈,我夜里加班不管走得多晚,都能看見他辦公室的燈還亮著。”同事趙保軍說。

終于,一個個難題被解決,一個個難關被攻克,審計專網順利組建運行,周口市審計局從此開啟了網上辦公的新紀元。

這一年的11月1日,在鮮艷的黨旗下,25歲的劉巖松宣誓加入中國共產黨。那一天,他在筆記本上工工整整地抄錄下入黨誓詞。

2009年,周口市審計局成立了行政事業審計二科,加大對重點民生項目的審計力度。根據組織的統籌考慮,劉巖松被調整到了這個新設科室。

又是一塊“處女地”。這次,他將學習的審計業務重點放在了基礎教育、扶貧開發、農業農村、機關財務等領域。

又是一輪白天加黑夜的連續鏖戰,他不厭其煩地請教、查閱、驗證、比對、核實。

一年的時間,在行政事業審計二科這個新領域,劉巖松又拼出了一片新天地,再一次由“門外漢”變成了“多面手”,成為整個周口審計系統的業務骨干,逐步挑起項目主審的“大梁”。

“把每天當作最后的沖刺”

“把每天當作最后的沖刺!”這是劉巖松微信里的一句話。

“他干起工作來太拼了!”所有和劉巖松搭檔過的同事都這樣感慨。

“主審是實施一個審計項目的主心骨,更是完成這個審計項目的重要組織者、實踐者、執行者和指揮者。主審意味著要干更多的活,做更多的事,擔更多的責。劉巖松身上具備了這些特點。”周口市審計局局長趙良辰這樣評價劉巖松。

2017年4月,在全省扶貧項目交叉審計中,劉巖松擔任信陽市商城縣項目主審。

“兩個月下來,他整整瘦了8斤。”和他一年來到周口市審計局的好友田景縣回憶。

幾個月后,周口市審計局黨組研究,有意讓劉巖松再赴大別山區,擔任新縣扶貧審計項目的主審。

田景縣是這個審計項目的負責人。他一直擔心劉巖松的身體。

“當時,巖松的母親有病,要定期到鄭州接受治療,孩子還沒上幼兒園,妻子工作也正處于忙碌時期。”對劉巖松是否愿意再次擔任主審,田景縣有些顧慮。

“我沒啥意見,組織讓干啥就干啥。”讓田景縣沒有想到的是,劉巖松答應得非常爽快,回家安排了一下,便和同事“走馬上任”了。

李占偉也是這次新縣項目審計組的成員。

一天深夜,李占偉剛睡下,就被急促的敲門聲驚醒。

打開房門一看,是劉巖松。

“不好意思,這么晚打擾你了。你審計的一個項目資金總數與分項不符,你把U盤給我,我幫你核算一下,看問題出在哪兒。”劉巖松滿臉歉意。

“能不能明天再干?”李占偉看看表,凌晨1點。

“不行,今天的報告必須今天完成。”劉巖松拿著U盤匆匆走了。

第二天,李占偉才知道,劉巖松為了趕寫報告,一直加班到凌晨3點。

“每天除了干完自己承擔的工作,他還要指導審計組其他成員的業務。別人下班意味著他新一輪‘上班’,他要加班加點將各個小組的工作記錄對照文件政策進行查漏補缺,直至盡善盡美。”李占偉哽咽著說。

“只要由巖松擔當主審,無論項目大小,從制訂方案到審計實施,再到撰寫報告,他任何時候都是精益求精,不留下絲毫隱患。”田景縣說。

這次審計就要結束時,在田景縣和劉巖松這對好朋友間,發生了一個意外的“沖突”。

那天晚上,正當田景縣收拾完行李準備休息時,劉巖松突然闖入他的房間。

“他一進門就氣鼓鼓地指責我,說我撰寫的審計報告有個問題處理不到位,隱藏一定的風險。”田景縣記憶猶新。

田景縣向劉巖松解釋,確實發現了部分鄉鎮存在違規享受易地扶貧搬遷政策的情況,因考慮到審計事項面對的是貧困戶,有些政策執行起來比較困難,所以在撰寫審計報告時,只是說明應按照政策規定實施易地扶貧搬遷,而沒有強調“住新交舊”——農戶原住宅必須收歸國有。

“我特意解釋并非有意照顧被審計單位,但巖松卻毫不留情地反駁‘你這樣做太沒有原則了,只考慮現實人情,那還要政策干什么!’”

近半個小時的爭論后,田景縣接受了劉巖松的意見,修改了審計報告。最終被審計單位也按照規定,將享受易地扶貧搬遷政策貧困戶的原住宅收歸國有。

“當時覺得巖松太執死理,但事后反思,他這種尚法求真的精神,在審計工作中十分必要、難能可貴。”這件事對田景縣觸動很大。

審計工作需要大量實地走訪、現場取證,要求審計人員時時留心、處處留意。每一個不經意的發現,都可能有助于獲取準確真實的審計證據。

劉巖松就是這樣一個有心人。

每次外出實地走訪,一旦發現有疑問的地方,他就會下車調查、拍照,然后將有關情況發到審計組微信群里,作為線索供大家參考。

2018年,在太康縣進行環保審計時,大家偶爾出去散步,別人都是往干凈整潔、環境優美的地方走,劉巖松卻有意往嘈雜臟亂的施工現場走,或是循著空氣中飄過來的異味在黑暗中順著河邊走,發現違規行為,立即拍照取證。

在對企業進行環保審計調查時,難免會遇到個別不配合甚至故意刁難的情況。為保障審計人員的人身安全,上級審計機關建議由相關企業的主管部門派人陪同前往。

但劉巖松認為這樣做有可能走漏消息,導致有關企業提前準備而看不到真相。為了確保調查效果和取得第一手資料,他常常帶隊前往現場暗訪。

一次,他帶領審計組幾個成員到一個小塑料加工企業暗訪,在拍照取證時被該廠生產人員發現,對方非要扣下拍照設備,雙方險些發生沖突。劉巖松想方設法獲取了大量現場證據,這家企業隨后受到相關處理。

就是在這次審計期間,劉巖松的臀部長了一個囊腫,坐不得、躺不下。醫生建議手術切除,被他拒絕,簡單處理后他又回到了工作崗位。

實在撐不住了,他就跪到凳子上看材料。再撐不住了,他就回到房間,趴在床上一邊輸液一邊工作。

田景縣勸他休息,劉巖松卻說:“我人可以趴到床上,但心不能趴下。工作就像打仗一樣,精氣神要是趴下了,這仗還怎么打!”

“不好說話”與“良師益友”

想干好審計工作,不光要自身硬還得自身凈。在不少人眼中,劉巖松是一個“不好說話”的人,“軟硬不吃,油鹽不進”。

2017年,在商城縣開展扶貧資金交叉審計期間,作為主審的劉巖松多次深入深山區進行入戶調查,由于路途較遠,幾乎每次回來都已是繁星滿天了。

一次,陪同帶路的商城縣工作人員說:“忙了一天了,天也黑了,咱們就近在鄉里吃個工作餐吧?”劉巖松婉言謝絕。當時,這位工作人員還感到有點下不來臺,事后才聽說劉巖松就是這么個人。

商城縣有不少旅游景點,而且這些景點距離審計組駐地都很近。一個周末,一家被審計單位邀請審計組人員去景點參觀,同樣也被劉巖松謝絕了。

“在商城縣工作的兩個多月,我們哪兒都沒有去過。”和劉巖松同在一個審計組的谷東風說,“一來人家邀請咱不能去,二來咱忙得也沒有時間去。”

商城縣是個產茶大縣。審計工作結束后,一家被審計單位執意送給劉巖松2斤茶葉。死活推托不掉,劉巖松堅持按照市場價,把茶葉錢悉數付給了對方。

在外人看來,審計者和被審計者似乎有著“天然的矛盾”。但很多被審計單位的同志,卻因為劉巖松低調平和、辦事公正,把他當成難得的好友。

“論年齡是好兄弟,論業務是良師益友。”因工作關系,周口市教育體育局財務科的鄧繼昌和劉巖松交往10年了。

在鄧繼昌看來,劉巖松業務嫻熟,待人和善,指出問題耐心細致,從不居高臨下,“句句入理,句句入心”。

在劉巖松的幫助下,56歲的鄧繼昌還學會了網絡記賬,對計算機運用不輸年輕人。

長期的工作交往,讓兩個人成了“忘年交”。周末,劉巖松偶爾還會喊著鄧繼昌一起到郊外挖野菜,將親手包的野菜餡餃子送給老大哥品嘗。

在商水縣扶貧項目審計中,商水縣教體局資助中心段永華負責與審計組對接教育資助方面的材料,經常向劉巖松當面或者電話請教。

“開始的時候有點擔心,貿然去問會不會被劈頭蓋臉批評一通?”但和劉巖松接觸后,段永華發現,“他對人非常和藹,對業務非常精通,我心中的疑問經他一指點,立刻就明白了。”

“我們去送材料,不管是中午還是半夜,他總是不厭其煩,接到后立即審查,效率很高。”段永華說。

生活中的他很“暖心”

劉巖松走了,可在妻子劉艷菊的心里,恍惚覺得他只是出差了。

這幾年,隨著審計工作力度加大,劉巖松出差的時間也越來越長,僅2018年,他在外審計的時間就長達9個月,兩周才回去一趟和家人相聚。

“他是一個好丈夫、好父親。”劉艷菊告訴記者,只要有時間,劉巖松就會盡其所能彌補家人。

劉艷菊愛吃野菜餡餃子,春天里,劉巖松會到郊外采野菜,洗、剁、調、包、煮,一個人把活兒全包了。

女兒愛吃爸爸做的蛋炒飯,劉巖松會提前一天蒸好米飯,第二天早早地為女兒炒好。

“我和孩子的生日,他都記得。”劉艷菊說。每次過生日,劉巖松會把家里布置得跟樂園似的。即使在外出差,他也會向妻子和孩子送上生日祝福。

“別餓著,去吃點飯。”這是劉巖松臨終前對守候在病床前的妻子說的最后一句話。“他不會甜言蜜語,但心里始終裝著我和孩子。”劉艷菊泣不成聲。

“爸爸去天堂了,我們看不見他,他能看見我們。”6歲的女兒想爸爸了,就在家里的小黑板上畫了一幅簡筆畫,旁邊工工整整寫著“爸爸”兩個大字。

劉巖松不抽煙、不喝酒、不打牌,話不多,總是一臉微笑,朋友間開玩笑,總是呵呵一笑,從沒跟人紅過臉。大家有啥需要幫忙的,喊一聲“巖松,幫個忙”,接下來的事就不用管了,他會操心到底。

劉巖松已經離開兩個多月了,可對同事來說,每次經過他的辦公室,仍依稀覺得戴著眼鏡的劉巖松趴在厚厚的一摞資料中,查閱著、記錄著……

同事張賢玉喜歡種花,看到劉巖松的辦公室有盆仙人球,無意中夸獎了兩句。第二天上班時,劉巖松從家里捧來一盆仙人球送給了她。4年過去了,這盆仙人球已長大許多。

對于劉巖松的離去,同事們說:“踏踏實實工作,清清白白做人,他身上點點滴滴都閃著光。”

從中學教師崗位上退休的父親說:“他只是做了為黨、為人民、為審計事業應該做的事情。”

“感恩做人,敬業做事。感恩政策、感恩組織、感恩同事、感恩親人、感恩工作對象。”這是劉巖松在一次學習活動中記下的心得體會。

初心不改青松勁,“啄木”錚錚護綠林。或許,這正是劉巖松對工作和生活的理解,也是他一直為之努力的追求吧。

回頂部
VR赛车 江苏快三推荐和预测 游戏麻将之四人麻将 山西11选5开奖结果一定牛 时时彩代码 老虎机怎么压会赢小钱 福彩排列七综合走势图 雷速体育答题测试答案 中国竞彩比分 海南七星彩技巧 广东快乐十分 欢乐生肖开奖 大乐透公式算法技巧